六峜:析城山上发现的世界最古老观象台

发布时间: 2020-11-02 17:20:39 信息来源: 太行日报

字号:

请打开微信扫一扫

打印

复立后的冬至峜

2019年立冬,考察人员在析城山圣王坪地中点晨考日出。

2015年春分,考察人员在析城山圣王坪地中点晨考日出。

“六峜”出自《管子·轻重戊》,谓“虙(伏)戲(羲)作,造六峜(jì),以迎阴阳”。郭沫若先生在世时,曾力寻此物,终未果。

“发现六峜”。析城山圣王坪为王屋山区主峰,海拔1889.5米,属中华创世神话圈核心区域。本世纪初,中国科学院东北地理研究所研究员华仁葵、宋泽霞等通过大比例尺地图和美国卫星遥感图像,发现以析城山圣王坪为首向南渐降延伸13千米的连体山脉,俨然酷似一条上古传说中的巨龙,其首、眼、角、须、颈、体、足、爪、尾,栩栩如生,遂引起极大好奇,持续数年深入析城山区,实地考察远上古文化遗存。2010年11月15日,在当地时任银河村支部书记赵锁应协助下,华仁葵登临析城山圣王坪(河南济源市称其为北斗坪),发现沿东城垣内侧有五座石堆遗址,分析疑似古观象台遗址。

2011年11月4日,华仁葵应阳城县政协之邀作学术报告,讲到析城山圣王坪有五座石堆,极有可能是古人用作“晨考日出”的观象台。于是,阳城县政协时任主席张星社牵头组织勘验,分别于当年农历冬至日及次年农历立春、春分、立夏和夏至日凌晨,对东城垣(圣王坪东侧山岭)南端石堆(冬至点)至北端石堆(夏至点)五个节气之日出点,一一进行验证。

具体方法是,以圣王坪中心点(地中点)为观察基点(站),用竹竿系红旗为标识伫立于东城垣石堆上,借助普通望远镜观察,结果看到日出点、石堆标识(红旗)、观察点(地中点)恰是三点一线,并一一得以验证。至此,华仁葵古观象台之说初步确立。

2013年,经华仁葵所聘学术顾问台北中国文化大学中国文学系讲座教授、中国口传文学学会荣誉理事长金荣华先生深度研究,确认析城山圣王坪石堆为《管子·轻重戊》所述伏羲六峜。从南至北五座石堆之名分别为冬至峜,立春(立冬)峜,春分(秋分)峜,立夏(立秋)峜,夏至峜,中心观察基点(站)为地中峜或天地元峜。

复立“六峜”。“六峜”遗址的勘验确认,势必要进行“六峜”复立工程。2014年12月16日,张星社邀华仁葵研究员及助理杨斌在山西阳泰集团董事长成安太、副总经理孟社旗、当地知名文化学者王小圣等数人陪同下,再次登上析城山圣王坪,沿东城垣内侧从北向南沿线考察“六峜”石堆遗址,发现有三处石堆呈古石垒砌状,有两处属砌石散落委地。当时现场决定:第一,对石堆遗址进行坐标定位;第二,对石堆遗址采用钢丝网罩保护措施;第三,在石堆遗址前后就近选址复立石堆,以再现“六峜”。

随后,经山西阳泰析城山旅游公司工程部测量“六峜”坐标分别为:

地中峜:x=610209.01 y=3912588.40 z=1714.29

冬至峜:x=611309.20 y=3911849.69 z=1850.54

立春(立冬)峜:x=611513.83 y=3912032.85 z=1829.16

春分(秋分)峜:x=611518.95 y=3912531.00 z=1829.88

立夏(立秋)峜:x=611287.74 y=3912916.54 z=1826.17

夏至峜:x=611388.67 y=3913160.72 z=1830.86

复立“六峜”工程未用一点现代建筑材料,全部采用石堆附近散落的石块,依照华仁葵所作规划图进行施工放线,石堆底边均按子午向、卯酉向干磊堆砌,形象呈正四棱锥体,似“金字塔”状,春分(秋分)峜底部宽6.96米,高4.38米, 其余各峜石堆底部宽4.64米,高2.92米。从2014年12月下旬开工至2015年7月上旬完工,历时半年多,共动用人力1261.8个工日,动用石块201.38立方米,工程总造价计27万元。其中,冬至峜耗用人力177工日,动用石块28.6立方米;立春(立冬)峜耗用人力177工日,动用石块28.6立方米;春分(秋分)峜耗用人力535.8工日,动用石块86.98立方米;立夏(立秋)峜耗用人力195工日,动用石块28.6立方米;夏至峜耗用177工日,动用石块28.6立方米。地中峜未做复立,只标定了桩基点。至此“六峜”古观象台复立,塑形标定。

复测“六峜”。主要是在农历冬至、立春、春分、立夏、夏至、立秋、秋分、立冬八个时节当日进行晨考日出,以还原《管子·轻重戊》所述“伏羲作,造六峜以迎阴阳”的历史行为,印证“六峜”古观象台之功用。这项活动从2014年12月22日始至2019年11月8日,历时五年,方得完成。所采用的方法是:在每个节气当日凌晨,在析城山圣王坪地中点(观察基站)以全站仪代替地中峜,面朝太阳升起的方位,正对所测之峜(石堆)顶端,待迎日出,观察日出点——峜(石堆)顶点——地中点是否构成三点一线。以此方法晨考日出,对应“六峜”进行核证,结果一一应验。

2014年12月22日(农历冬至)晨考日出冬至峜,日出时刻为8点14分;

2015年2月4日(农历立春)晨考日出立春(立冬)峜,日出时刻为7点55分;

2015年3月21日(农历春分)晨考日出春分(秋分)峜,日出时刻为7点00分;

2015年5月6日(农历立夏)晨考日出立夏(立秋)峜,日出时刻为6点06分;

2015年6月22日(农历夏至)晨考日出夏至峜,日出时刻为5点48分;

2015年8月8日(农历立秋)晨考日出立秋(立夏)峜,日出时刻为6点14分;

2015年9月23日(农历秋分)晨考日出秋分(春分)峜,日出时刻为6点45分。

此后对立冬(立春)峜日出点的复测,虽组织了多次,终因天气原因未果。直至2019年11月8日(农历立冬),晨考日出立冬(立春)峜,日出时刻为7点25分。

至此,晨考日出又一个轮回,“六峜”日出复核准确无疑,“六峜”为人类最早的观象台之说成立。(作者系阳城县原政协主席、中国先秦史学会阳城商汤文化研究基地主任)


责任编辑: 冯慧敏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