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百宝 奋斗百年|雪山下的纪念碑传颂“两路”精神

发布时间: 2021-04-22 08:56:07 信息来源: 新华网

字号:

请打开微信扫一扫

打印

新华社拉萨4月22日电 题:雪山下的纪念碑传颂“两路”精神

新华社记者陈尚才

西藏拉萨西郊河畔,静静矗立着一座三棱形的高大纪念碑——川藏青藏公路纪念碑。纪念碑旁,青松挺拔。

站在庄严肃穆的纪念碑前,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筑路精神直击人心。67年前,11万名筑路军民怀着“把五星红旗插到喜马拉雅山上”的信念,以大无畏的英雄气概,卧冰雪、斗严寒,用简陋的施工机具,在青藏高原上修通了川藏公路和青藏公路,结束了西藏没有现代公路的历史,创造了世界公路史上的奇迹。

解放西藏初期,毛泽东同志号召部队“一面进军、一面修路”。1954年5月,时任西藏运输总队政委的慕生忠带领1200名驼工,人手一镐一锹,从青海格尔木向世界屋脊发起冲击。

在西藏军区军史馆里收藏着这样一把铁锹:前端的铲头锈迹斑斑,后端的木把已断裂腐朽。这是修筑川藏公路时,战士们使用的工具。此外,筑路军民手里的工具还有铁锤、钢钎和十字镐。

“二郎山的绝壁上,战士们把自己吊在近乎垂直地面的半山腰,一人扶着錾子,一人挥舞铁锤,以每公里牺牲7人的巨大代价,硬生生在峭壁上凿出了一条天路。”西藏军区军史馆讲解员李辰说。

修筑青藏公路时,慕生忠曾在铁锹把上刻下“慕生忠之墓”。他说,如果我死在这条路上,这就是我的墓碑。路修到哪里,就把我埋在哪里,头冲着拉萨的方向。

在雀儿山工地,年仅25岁的张福林被一块巨石砸中,倒在血泊中。连队指导员安排医生抢救,他却说:“我伤得很重,恐怕不行了,别给我打针了,为国家省一针吧!”

西藏八宿的怒江大桥旁,一座孤独的老桥墩静静矗立,往来车辆经过时,总会鸣笛致敬。据十八军后人介绍,工兵5团一位战士修桥时过于疲惫,不慎掉入了正在浇注的桥墩中,成了永恒的纪念碑。

桥墩对岸的岩壁上,一幅《排长跳江图》石刻画清晰可见。据介绍,当年十八军162团一个排在怒江沟炸山开路,因谷狭难以躲避炸出的飞石,待完成炸山任务时只剩下排长一人,其余全部牺牲。排长悲伤不已,纵身跳入奔腾的怒江,追随战友而去。

雪山见证,这是两条用鲜血和生命铺筑的天路。

1954年12月25日,川藏公路与青藏公路同时建成通车。穿越世界屋脊的两条公路,宛如洁白的哈达,将雪域高原与内地紧紧连结在一起。全长4360公里的公路沿线,为筑路而牺牲的3000多名战士,化为天路上永恒的丰碑。

沐浴着高原的金色阳光,川藏青藏公路纪念碑熠熠生辉。碑文写道:十一万藏汉军民筑路员工,含辛茹苦,餐风卧雪,齐心协力征服重重天险。挖填土石三千多万立方,造桥四百余座。五易寒暑,艰苦卓绝。三千志士英勇捐躯,一代业绩永垂青史……

几十年来,在建设和养护川藏、青藏公路的过程中,形成和发扬了一不怕苦、二不怕死,顽强拼搏、甘当路石,军民一家、民族团结的“两路”精神。

如今,川藏公路、青藏公路、青藏铁路、沿线机场,还有通乡的油路、通村的硬化路,构筑起便捷、高效的进出藏立体交通网。

“以川藏、青藏公路等为交通纽带,西藏同祖国内地的联系越来越紧密。”西藏大学教授图登克珠说。


责任编辑: 路燕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