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宝贵                                            

     晋城市地处太行太岳山区,境内峰峦叠嶂,沟壑纵横,田块分散,地高水低。解放前基本没有水利工程设施,人畜饮水困难,水土流失严重,农业生产条件落后。新中国成立以来,党和政府十分重视水利建设,晋城人民发扬愚公移山的“锡崖沟精神”和志在水利、不怕牺牲的“张国旗精神”,与水旱灾害进行了长期艰苦的奋斗。上世纪五十年代“大兴水利”,修建的众多水库工程仍然是重要的基础设施。六、七十年代的“农业学大寨”,兴建的农田水利、水保梯田、小水电仍然发挥着重要作用。30年前,以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为标志,改革开放的大幕正式拉开,中国从此插上了腾飞的翅膀。30年来,我市水利改革与发展大致经历了整顿恢复、改革发展、建设高潮三个阶段。水利建设蓬勃开展,水利改革不断深入,水利管理不断加强,水利工作实现了历史性的飞跃,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截止目前,全市共建成大中小型水库105座;建成万亩以上中型灌区灌站7处,有效灌溉面积61.48万亩。建设500亩以上农业节水园区195个,发展高标准节水农田30万亩;建设中小型水电站64处,年均发电1.2亿度;2000年以来启动的农村饮水解困和饮水安全工程,累计使54万农民群众告别了吃水难;累计治理水土流失面积2960.46平方公里;完成市区两河、阳城、沁水等县城河道综合治理,建成河道堤防38公里。

    进入新世纪,我市水利认真贯彻中央治水新思路,立足于水资源的开发、利用、治理、配置、节约和保护,突出解决洪涝灾害、干旱缺水和水环境恶化三大问题,紧密地与国民经济和社会的发展联系起来,实现了水利工作的新跨越。特别是在科学发展观和可持续发展治水思路的指导下,水利改革不断深化,民生水利蓬勃发展。这一时期我市水利投入最多、发展最快、成效紧为显著。农村饮水解困工程全面告捷,农村饮水安全工程全面实施;农村水电电气化、小水电代燃料、水电电网改造取得重大实效;新水源工程建设如火如荼,水保生态治理取得显著成效,防汛抗旱减灾效益显著,水利基础设施得到进一步夯实,基础产业地位得到明显提升。

    ——新水源建设方兴未艾。水是工业和城市的血液,水利是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基础设施和先导产业。我市作为华北地区的相对富水区,地表水拦蓄工程和水资源配置工程建设长期滞后,上世纪全市没有建设一处中型以上水源工程,经济社会发展全靠超采地下水维持。进入新世纪,全市以构建四大产业、八大基地为主导的“四梁八柱”发展战略的设施,以及新型能源基地建设的强势推进,水的供需矛盾日益突出,水瓶颈制约更加明显。因缺少大型水利骨干控制型工程,致使大量河水流出境外,很多战略投资者只能“望水却步”。200万吨大化肥基地曾经耗费十余年时间迟迟不能立项,就是因为水源问题迟迟不能立项。

    为加快新水源建设步伐,有效破解水瓶颈制约,保障全市经济又好又快发展对水的需求,我市水利系统经过大量的调研,于2003年提出了建设“四供八库”工程(“四供”即下河泉供水工程、任庄水库供水工程、固县河供水工程和丹河下游供水工程。“八库”即张峰水库、东焦河水库、围滩水库、西冶水库、磨滩、曹河、湾则、秦家磨水库)。同时抓住全省实施兴水战略,立项目、上工程,呈现出争先发展的良好态势。在全省实施的36个应急水源项目建设中,我市有7座水库列入国家和省重点计划,占到全省的五分之一,排全省第一;全省实施小水库除险加固104座,我市列入计划17座,排全省第一。此外,我们还突出抓了高平“西部供水网络”、陵川“东水西调”等水资源配置工程建设,以及大力建设人字闸、淤地坝以及旱井、水窖等雨水集蓄利用工程。

    目前,全市兴水战略快速推进,部分工程效益凸现。张峰水库大坝于2008年3月份通过蓄水安全鉴定,正式蓄水,输水工程正在建设。东焦河水库枢纽工程通过大坝蓄水安全鉴定,开始蓄水。西冶水库完成前期工作。围滩水库交通工程全部完成,大坝基础开挖完成,开始浆砌回填,水电站工程部分开工。湾则水库完成坝基基础处理工程。任庄水库供水工程开始向兰花二甲醚供水。下河泉供水工程正式向兰花田悦化肥、天泽煤化等企业供水。丹河下游供水一期工程2008年整体一次性通水成功,向晋煤集团10万吨合成油等企业供水。固县河供水工程市发改委已批复初设。高平市西部供水网络工程基本建成,部分工程开始受益。陵川县东水西调工程基本完成,磨河供水改扩建工程开工建设。

    ——引来甘泉润民心。水贵如油,这是太行山区缺水农村的真实写照;喝上干净的水,成为我市广大农村群众的渴望,。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全市仍有1419个自然村36万人存在严重饮水困难。民生之计,用水为先。面对群众的饮水困难,我市历届党委和政府进行了艰难的探索和实践。从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开始,我市就相继建设了阳城驾岭、陵川大磨河等一些较大的集中供水工程。八十年代在吸取七十年代供水经验的基础上,大力推行股份合作制连片集中供水工程。随着乡镇企业的发展,农村经济和社会发展对水需求的加大,开始建设乡镇供水工程。特别是2000年以来,历届市委、市政府把加快解决农村饮水解困、饮水安全作为为民办实事工程的重点建设项目,列入各级政府任期目标,出台了《关于加快解决农村吃水困难的实施意见》,这比全省提前一年、比全国早二年,率先提出了实施三年饮水解困的新思路、新理念。通过连续6年实施农村饮水解因工程,全市共兴建各类工程3541处,解决了4836个自然村120万人12万头大畜的饮水困难,农村自来水入户率达80%。基本实现了“山区供水稳定化、农村供水城市化、城乡供水一体化、供水管理现代化”。

    农村饮水解困与乡镇供水事业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但我市农民饮水不安全问题仍相当严重,与我市新农村经建设极不相称。为此,从2006年开始,全市又进入了以解决农村饮水安全为重点的新一轮农村饮水大会战,年均解决10万人饮水不安全问题,确保“十一五”期间解决51个乡镇609个自然村60万人的饮水安全。

    农村饮水解困工程的实施首先是解放和发展了农村生产力,改善和提高了农民身心健康,促进了农村产业结构调整,促进了农村社会稳定,促进了新农村建设。

    ——防汛抗旱效益大。水库是保障防汛安全的重要基础,河道是洪水宣泄的大动脉。我市102座中小型水库中有一多半是病险水库;沁、丹两河防汛标准不达五年一遇,严重威胁到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1982年“8.2”洪水导致沁水县城荡然无存至今人们仍记忆犹新。为了构建更为可靠的水安全保障体系,加强了对病险水库的除险加固和河道的综合整治,加强了抗旱水源工程的建设和抗旱服务组织的达标建设,防汛抗旱体系日臻完善。近年来,全市先后了完成任庄、上郊、董封等3座中型病险水库及18座重点小型水库的除险加固工程;新建堤防130公里,疏通河道200公里;新建市区东西两河、阳城获泽河、沁水梅河等城市防洪景观工程,丹河上游高平50公里河道经过大规模改造,防洪能力明显提高;投资750万元,改造市区低洼地段20处,城市防汛形势大为改观。建成三级防汛现代化通讯网络和卫星落地平台,提高了防汛抗旱的预测预报和减灾技术。抗旱服务组织建设得到长足发展,建成6个县级抗旱服务队,其中国家级示范县5个。不仅战胜了1993年、1996年、2007年大洪水,而且战胜了1991年、1997年及随之而后延续多年的大旱灾,为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安全,保障全市粮食安全做出了积极贡献。

    ——水保治理泽千秋。水土保持是人与自然的纽带,也是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的内在要求。我市水土治理工作坚持生态与经济、保护与利用、治理与开发、工程措施与生物措施、人工治理与自然恢复等统筹协调的理念,把治理水土流失与农业增产、农民增收和农村经济发展紧密结合起来,做到在水土保持生态建设中改善民生,在改善民生中发展水土保持生态建设,走出了一条“以防治水土流失为基础,以培育支柱产业为纽带,以促进生态建设为目标”的可持续发展之路。同时,全市认真贯彻落实《水土保持法》,健全监督体系,加大执法力度,水保工作实现由重治理、轻预防向依法监督、预防为主的重大转变,有效遏制了人为造成水土流失的发生。1985年以来,全市大力推广了户包治理小流域经验,九十年代后,积极推广吕梁“四荒”拍卖经验,并于1994年以市政府名义出台了“四荒”拍卖实施意见,加快了“四荒”治理速度。九十年代后期,随着国家对生态环境治理的投入加大,我市积极实施了陵川、阳城太行山重点治理项目,阳城、沁水小浪底上游水保治理项目。开始注重了城市水保治理。进入新世纪,特别是2003年以后,水保治理速度明显加快,重点小流域治理、户包治理、淤地坝建设、水保国债项目、水保生态自然修复等工程全面启动,水土流失治理面积年均达到15万亩,累计治理水土流失面积527万亩,治理度达到46%。

    水土保持治理不仅极大地改变了晋城面貌,改善了农业生产条件和生态环境,而且加快了群众脱贫致富步伐,促进了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特别是实施扶持和培植水保治理大户政策出台后,涌现了一大批典型,发展水保治理户5592户,其中,500亩以上大户203户,承包或购买“四荒”30.7万亩,完成治理21.7万亩。

    ——节水灌溉成效显。1978年,我市水地实浇面积仅有28.5万亩,占全市耕地面积的十分之一。到1988年,水地面积不但没有增加,反而锐减到16万亩。旱地多、水地少,地高水低,水资源短缺,丰歉由天定,增减波幅大,农业生产条件脆弱。从全市的立地条件看,发展大面积的农业灌溉不允许;从水资源供需与配置讲,也不现实。从九十年代后,为加快我市发展农业节水灌溉,我们对发展农业节水进行了持久探索,经历了田间平整、大畦划小畦、渠道防渗、推广“U”型渠、管灌、渗灌、喷灌、滴灌、微灌等技术发展历程,大力实施了煤矿废水发展农灌、“吃水带农水”战略、“人均一亩水地村”、“节水增产高效示范园区”建设、微积雨灌溉等措施,农业节水灌溉走出低谷,呈现出大跨步发展态势。至1995年,全市水地面积由,实浇面积扩大到28万亩。九十年代中后期,随着工业用水急速增加,为保障农业节水灌溉持续发展,我市把农业节水灌溉当作一项革命措施来抓,特别是市人大“关于加快全市农业节水灌溉”的决议出台以后,全市立足三农发展,力争调产调到哪里,节水灌溉发展到哪里,对7大中型灌区灌站进行了以“两改一提高”为主的续建配套节水改造;充分利用雨水资源发展集雨农业;充分利用小泉小水,建设拦蓄工程发展山地农业节水灌溉工程;积极实施“一矿一池一园区”战略,建设优质高效农业园区。全市在灌溉用水零增长的情况下,年均发展节水灌溉面积3—5万亩。30年来,全市新增灌溉面积45万亩,累计达到75万亩,其中节水灌溉面积达到60万亩。亩次用水量由过去的100—250方降到50—80方;粮食作物亩均单产提高100—300公斤。

    节水灌溉的发展,促进了农业增效、农民增收、农村发展。城区的蔬菜大棚,泽州县的“小杨凌”示范区,沁河走廊“百千万”(百村、千栋、万亩)蔬菜产业带,阳城固隆果树滴灌,高平丹河流域农业节水增效工程等一批颇具典型示范、样板带动的精品工程已显示出其巨大的生命力,从根本上改善了农业生产条件,为全面建设新农村创造了条件。据统计,全市近20万亩灌溉蔬菜,年产蔬菜40余万吨,总产值近4个亿,农民人均收入200余元。

    ——水电明珠耀太行。我市水力资源十分丰富,水能理论储量24万千瓦,可开发利用量19万千瓦,居我省各地市之首。特别是沁河在我市境内长约160公里,水能蕴藏量约13万千瓦。但是直到1978年底,全市水电站仅31处42台,装机6216千瓦,年发电量1554万度。1978年以后,小水电得到了巩固发展,至建市初期的1985年水电站达到45处85台,装机容量1.7万千瓦,年发电量4000余万度。1995年以后,我市水电建设事业进入迅速发展阶段,特别是农村水电初级电气化县建设、农村水电电气化建设、水电农网改造工程、小水电代燃料工程掀起了全市水电建设的新高潮。建成泽州、沁水、阳城、陵川四个水电初级电气化县,栓驴泉、杜河、古石、佛圪咀、东焦河等骨干调节电站相继竣工投产;泽州曹河、阳城磨滩、沁水湾则、陵川秦家磨四个骨干电源工程正在紧张的施工中;完成泽州县南岭和陵川县马圪当小水电代燃料项目建设,共解决6990农户,23621口人的代燃问题,代燃料户电价分别为0.3元/度,0.20元/度;投资3亿多元完成了四个水电县的电网改造。

    改革开放年来,我市小水电建设取得了重大突破与变革。实现了小水电由径流式向年调节式电站转变;实现了小水电自供区互连贯通,供电保证率、供电效益大为提高。30年来,全市新增水电站32处,新增水电装机5.37万千瓦,年均水电发电量1.5亿千瓦时。全市累计建成水电站63处,装机容量7.07万千瓦。相应建成泽州、阳城、陵川、沁水四个水电自供区,供电面积达2950平方公里,占全市总面积的31%,担负着边远山区19个乡(镇)、421个行政村22万人的工农业生产和生活用电。

    小水电的迅猛发展,成为山区经济发展的支柱产业、区域经济的发动机,带来了农村新气象,促进了区域经济发展。陵川县马圪?摇乡于2004年实施小水电代燃料项目,使20个村3010户10885人实现了小水电代燃料,每年减少1.6万方林木砍伐,保护了区内12675亩退耕还林成果、54439亩水土流失重点治理成果、21.2万亩天然林得到了保护和巩固,留住了秀美山川。

    一座座高山,一条条河流,记载了建国以来晋城人民治山治水、除害兴利的辉煌业绩;一项项工程,一组组数据,见证了改革开放30年来晋城水利事业从传统水利向现代水利、可持续发展水利转变的历程,见证了曲折前进中晋城水利事业所取得的每一步历史性跨越。

   (作者为市水利局党组书记、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