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新闻周刊》预测

    几百年来,我们用地图来划吩由政治确定的疆界。但或许我们该抛弃关于人类组织方式的原有观念了。

    纵观全球,部族联系的复兴正在造就更加复杂的各种全球联盟。曾经是外交确定疆界,而现在历史、种族、民族、宗教和文化逐渐把人类分割成形形色色的新群体。

    空泛的概念——绿色的、社会主义的或市场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或许让城市精英感到振奋,但通常不能激起大多数人的兴趣。而“部族”远比其他任何一种普世性意识形态都更受重视。正如伟大的阿拉伯历史学家伊本·赫勒敦所说:“只有靠群体感情维系的部族才能在沙漠中活下来。”

    部族联系诞生已久,但政治动荡和全球化扩大了其影响:随着冷战结束,世界开始呈现新的格局。按照与美国或与苏联结盟而划分的集团界限突然变得无关紧要。再往后来,第三世界观念被中国和印度的崛起所取代。金砖四国(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等新概念因这些国家的历史和文化迥异而显得苍白。

    这个崭新世界的界限将始终千变万化,有些地方难以归入大类,比如那个叫做法国的独特区域,于是我们称之为“独立体”。文艺复兴时期的城邦有了后继者,比如伦敦和新加坡。所有这些地方的维系纽带都是亲近关系,不是地理位置。

   
1.新汉莎

    丹麦、芬兰、德国、荷兰、挪威和瑞典在13世纪,由北欧城市组成的汉莎同盟创造了历史学家布罗代尔所称的“由贸易造就的共同文明”。当今的汉莎国家名单有所扩展,它们都有日耳曼文化渊源,都依靠向发达国家以及向俄罗斯、中国和印度等蓬勃发展的市场出售高档商品获利。

    这些国家以其慷慨的福利制度广受羡慕,近年来大多放宽了对经济的管制。它们占了全球繁荣指数排行榜前八名中的六个,储蓄率(25%以上)在世界上名列前茅,就业、教育和技术创新水平均不同凡响。

   
2.边界区

    比利时、捷克、爱沙尼亚、匈牙利、冰岛、爱尔兰、拉脱维亚、立陶宛、波兰、罗马尼亚、斯洛伐克和英国

    这些国家正设法在崭新的部族世界上找到自己的位置。它们当中包括罗马尼亚和比利时在内的许多国家是文化大杂烩。它们有的变化无常,爱尔兰从一只“凯尔特虎”变成—个金融瘫痪的空架子。过去,这些国家经常被强大邻国的军队蹂躏;将来,它们也许会为了突破互不相容的势力范围和争取独立而战。

   
3.橄榄共和国

    保加利亚、克罗地亚、希腊、意大利、科索沃、马其顿、黑山、葡萄牙、斯洛文尼亚和西班牙

    这些橄榄和葡萄酒之乡都与古希腊和古罗马有渊源,几乎各个方面都落后于北欧国家:贫困率大约是其两倍,劳动参与率比它们低10%至20%。与大多数汉莎国家相比,以希腊、西班牙和葡萄牙为首的橄榄共和国几乎全都背负着沉重的政府债务。它们的出生率也是世界上最低的,意大利正与日本争夺老年人口最多国家的名号。

    4.城邦

    伦敦
     
    它是金融和媒体中心,但对它的最好注解或许是:二流国家里的一个世界级城市。

    巴黎

    它占了法国国内生产总值的近25%,是法国许多跨国公司的总部所在地。它的重要性不如伦敦,却是最美丽的城市,因而总会有市场。

    新加坡

    它地处太平洋和印度洋之间,在一个越来越由亚洲塑造的世界上占据得天独厚的地利之便。它拥有世界最大的港口之一,收入和教育水平很高,是城市成功故事的典范。

    特拉维夫

    民族主义和宗教并存的以色列很多地区戒备森严,特拉维夫却是一个经济兴旺的政教分离城市。它占了以色列高技术出口的绝大部分,人均收入估计比全国平均数高出50%,以色列的九个大富豪当中有四个住在这个城市或其郊区。

   
5.北美联盟

    加拿大和美国

    这两个国家是由经济、人口状况和文化联系起来的,彼此很容易成为对方的最大贸易伙伴。许多学者认为这块广袤的地区处于不可阻挡的衰退之中,他们错了,至少眼下是错了。北美拥有许多世界级城市(首先就是纽约),拥有世界上最大的高技术经济体和大部分农业生产,人均淡水量无论与欧洲还是亚洲相比都高。

   
6.自由主义国家

    智利、哥伦比亚、哥斯达黎加、墨西哥和秘鲁
     
     这些国家是拉丁美洲的民主和资本主义旗手。它们的家庭收入仍然较低,贫困率居高不下,目前正努力跻身经济增长迅猛国家(比如中国)的行列。但与美国——传统上是在该地区占主宰地位的经济力量——决裂的想法在它们当中某些国家看来是荒谬可笑的,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墨西哥,它与美国有着密切的地理和民族联系。然而这些国家的经济前途叵测,它们会变得更加重视国家的作用还是会追求经济自由主义?

   
7.玻利瓦尔共和国

    阿根廷、玻利维亚、古巴、厄瓜多尔、尼加拉瓜和委内瑞拉

    在委内瑞拉总统乌戈·查韦斯的带领下,拉美相当大一部分国家逐渐退回独裁统治并奉行庇隆主义模式,它们自古以来对美国和资本主义怀有反感。受查韦斯影响的国家大多是穷国,在玻利维亚,生活在贫困中的人口所占比例超过60%。它们厌恶英语国家的外国佬,这种心态以及矿产财富和能源储量深深吸引着中国和俄罗斯等崛起中的大国。

   
8.独立体

    巴西

    巴西是南美洲的最大经济体,位于该地区的玻利瓦尔共和国和自由主义国家之间。它的资源(包括近海石油)和工业实力使之成为二等超级大国(排在北美、大印度和中央王国之后)。但严重的社会问题不断恶化,最显著的是犯罪和贫困。巴西最近逐渐疏远北美而谋求结交新的盟友,最显著的是中国和伊朗。

    法国

    法国依然是一个发达而文雅的地方,竭力抵制英美文化以及欧盟日益萎缩的重要性。它不再是一个强国,比橄榄共和国要强但不如汉莎国家。

    大印度

    印度的经济增长率在世界上首屈一指,但家庭收入始终比中国低大约三分之一。该国近12亿人口的至少四分之—生活在贫困中,越来越多的百万人口以上大城市(最明显的是孟买和加尔各答)存在世界上最大的一些贫民窟。但它在从汽车制造到软件开发的方方面面均稳步前进。

    日本

    倚靠其金融资源和工程技术,日本始终是世界强国。但它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地位已经被中国取代。在一定程度上由于它抵制移民,到2050年该国60岁以上人口所占比例可能会超过35%。与此同时,它的技术优势正受到韩国、中国、印度和美国蚕食。

    韩国

    韩国已成为真正的技术强国。四十年前它的人均收入大约与加纳相当,如今则是加纳的15倍,韩国普通家庭的收入与日本大致相等。该国已从全球经济衰退中强劲反弹,但必须谨慎地避免被吸入正在不断扩张的中国的引擎。

    瑞士

    它基本上是个城邦,与世界的连接纽带不是海上航线,而是电汇与飞机。它享有经济繁荣、充足的水和优秀的商业氛围。

    9.俄罗斯帝国

    亚美尼亚、白俄罗斯、摩尔多瓦、俄罗斯和乌克兰

    俄罗斯拥有大量的自然资源、卓越的科技能力和强大的军队。随着中国的力量增强,俄罗斯正努力在乌克兰、格鲁吉亚和中亚地区显示自己的威风。跟过去的沙皇帝国一样,新的俄罗斯帝国有赖于俄罗斯斯拉夫人的强大凝聚力。俄罗斯就家庭收入——约为意大利的一半——而言是一个中等国家,也面临人口迅速老化的问题。

   
10.东大荒

    阿富汗、阿塞拜疆、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巴基斯坦和塔吉克斯坦

    这片土地将始终是相互竞争的国家和地区——包括中国、印度、土耳其、俄罗斯和北美——的争夺焦点。

   
11.伊朗斯坦

    巴林、加沙地带、伊朗、伊拉克、黎巴嫩和叙利亚

    以其石油储量、相对较高的教育水平和与土耳其规模相当的经济,伊朗本应是一个崛起中的超级大国。但它的极端主义意识形态阻遏了它发挥全部影响力,这种意识形态不仅与西方国家、也与大阿拉伯世界相冲突。管理不善的经济已经把该地区变成了消费品、高技术装备、食品乃至精炼石油的净进口者。

   
12.大阿拉伯世界

    埃及、约旦、科威特、巴勒斯坦地区、沙特阿拉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也门

    该地区的石油资源使之成为一支重要的政治和金融力量。但沙特和阿联酋等海湾国家与该地区比较贫穷的国家之间存在巨大差距。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的人均收入约为4万美元,而也门的人均收入只有这个数字的区区5%。强有力的文化纽带——宗教和民族——把这片地区联系在一起,却使它与世界上其他国家的关系困难重重。

   
13.新奥斯曼国家

    土耳其、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

    土耳其是时下回归部族潮流的缩影,它对东方阵地的关注甚于对欧洲的关注。虽然与欧盟的联系依然是其经济支柱,但该国已经把经济和外交政策重点转向中东地区曾在奥斯曼帝国时期受它控制的国家和中亚地区与它同属—个民族的国家。与俄罗斯和中国的贸易往来也与日俱增。

   
14.南非帝国

    博茨瓦纳、莱索托、纳米比亚、南非、斯威士兰和津巴布韦

    南非经济到目前为止是非洲最大、最多样化的,有着良好的基础设施、矿产资源、肥沃的土地和坚实的工业基础,以非洲的标准来看相对比较富裕。它与邻国莱索托、博茨瓦纳和纳米比亚有着牢固的文化联系,这些国家的人口也是以基督徒为主。

   
15.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

    安哥拉、喀麦隆、中非共和国、刚果(金)、埃塞俄比亚、加纳、肯尼亚、利比里亚、马拉维、马里、莫桑比克、尼日利亚、塞内加尔、塞拉利昂、苏丹、坦桑尼亚、多哥、乌千达和赞比亚

    这些国家大多是前英国或法国殖民地,分为穆斯林和基督徒、法语国家和英语国家,缺少文化凝聚力。自然资源和高达百分之七八十的贫困率使现金充裕的中国、印度和北美等几乎必然会千方百计利用该地区。

   
16.马格里布地带

    阿尔及利亚、利比亚、毛里塔尼亚、摩洛哥和突尼斯
在位于非洲地中海沿岸的这个地区,利比亚和突尼斯等相对富饶的国家闪烁着微弱的进步之光,但总体上贫困。

   
17.中央王国

    中国、香港和台湾

    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恐怕不会像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近预言的那样在大约十年之内超过美国,但它无疑是世界上正在兴起的超级大国。它的民族团结与历史优越感始终非常显著。许多外国公司逐渐认识到,这种文化凝聚力使打入这个广阔市场格外困难。中国对资源日益迫切的需要从它在非洲、玻利瓦尔共和国和东大荒的经济扩张中可见一斑。然而,它的人口正迅速老化,今后30年内可能会成为一大难题。

  
  18.橡胶地带

    柬埔寨、印度尼西亚、老挝、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和越南

    这些国家有着丰富的矿产、淡水、橡胶和各种食品;但存在不同程度的政治动荡。它们都在努力使经济工业化和多样化。除了马来西亚以外,各国家庭收入依然较低,但这些国家可能会成为下一个商增长地区。

   
19.幸运国

    澳大利亚和新西兰

    这些国家的经济多样化程度远远不如北美,但家庭收入与北美不相上下。移民和共同的盎格鲁-撒克逊传统从文化上把它们与北美和英国联系在一起,但所处位置和商品经济意味着中国,或许还有印度将来可能会是主要贸易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