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城市产业发展促进会

(执笔:牛迷书)


    煤化工发展迎来了新遇期

    煤与石油(天然气),其主要成分都是碳氢化合物。它们既是矿物燃料,同时也是化工原料。

    早在20世纪初,德国人就通过煤加氢,得到了与石油高压加氢所得产物相似的油品(富氢的烷烃)。随后的几十年间,煤化工取得了一系列重大成果。但是随着石油、天然气的迅速发展,从20世纪40年代起,生产商们开始使用更加便宜的原油和天然气作为原料,发展化工生产。到20世纪70年代初,特别是经过1973年石油危机之后,新一轮煤化学研究又全面复苏。到了20世纪80年代,人们对煤在燃烧利用过程中产生的各种有害物质特别关注,对环境保护的担忧又冲击着煤化学的研究和利用进程。由此可以看出,近百年来不断变化的政治经济形势,强烈地影响着煤化工和石油化工的研究和利用进程。尽管目前世界范围内石油(天然气)化工仍占主导地位,但面对石油、天然气资源有限的现实,加之近年来其价格不断暴涨,世界各主要国家再一次加快了煤化工的研究开发进程。

    烯烃作为基础化工原料和材料,目前我们国家基本上是通过原油化工路线制取,即把原油加工成石脑油,再加工成烯烃。我国的能源结构是“富煤缺油少气”。据业内专家分析,国际油价持续上涨和我国石油资源的短缺,已经成为制约国民经济发展的“瓶颈”。国民经济持续健康发展要求我国必须依托本国资源优势发展化工基础原料生产。我国煤炭资源相对丰富,以煤炭为原料发展化工产业在资源上有可靠保证。随着现代煤化工技术的发展,以煤为原料经甲醇制取乙烯、丙烯在工业技术上已趋于成熟,并随着石油价格屡创新高在经济上日益显示出竞争性,这些都为煤化工的发展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有资料显示,目前化学工业是我国第三大产业,2005年化工产业增加值约占全国GDP的10%。在现代经济社会生活中,化学工业制取的燃用油品、化肥和塑料、橡胶、纤维及各种精细化学品,在国防建设、经济建设以及人们日常生活中占有十分重要地位。借用1994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美国科学家乔治·奥拉的话说,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化工产品迅速席卷进了人们生活的各个领域(吃、穿、住、用、行等)。由于有了化工产品,人们的生活更方便、更安全、更舒适。随着消费结构升级,我们国家已进入重化工快速发展的工业化中期阶段,而“富煤缺油少气”的国情,使煤化工迎来了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

    推动晋城煤化工发展跃上一个新阶段

    晋城煤化工发端可以追溯到上世纪60年代中期,以巴公化肥厂的建成投产为标志。随后到70年代初,各县都建成投产了一座化肥厂。但生产规模小,产品含氮量低。限于当时条件,并没有把它作为一个主要产业着力培育扶持。

    1984年,国务院发文确定晋城为全国化肥原料煤基地,这是国家第一次明确要利用晋城无烟煤发展煤化工,是一件具有标志意义的大事。但那一阶段,晋城仅仅是向全国各地化肥厂提供原料煤而已。1996年,国家编制的“九五”计划纲要中,确定利用晋城优质无烟煤把晋城建设成全国三大氮肥基地之一,使晋城煤化工发展走上了一个以煤制化肥为主的新阶段。经过10多年的不懈努力,到2007年底,晋城已形成尿素生产能力292万吨,甲醇38万吨。加上已开工或准备开工的项目,预计在“十一五”期末将形成610万吨尿素,200万吨甲醇,40万吨二甲醚,10万吨煤制油的产能。

    晋城从化肥原料煤基地到化肥基地的进步,意义重大。

    中国作为人口大国、农业大国,吃饭问题始终是治国安邦的第一位大事。晋城化肥在解决中国吃饭问题上贡献突出尿素市场份额占5%以上。

    同时,晋城从化肥原料煤基地到化肥基地的进步,使晋城实现了由资源优势向经济优势转变的重大突破,由卖原煤向卖化肥转变,吨煤增值了3—4倍。更为重要的是,还为今后发展培养锻炼了队伍,积累了经验。但从目前发展看,我们更要清醒地看到以煤制化肥为主的传统煤化工的局限性。

    化肥是煤化工产业链中转化程度相对较低,附加值较低的产品,是资源产出效率比较低的低端产品。据有关资料介绍,1吨煤转化为尿素可增值3倍,转化成甲醇可增值4倍,转化成醋酸可增值10倍,转化成醋酸丁酯可增值40倍,转化成二醋酸纤维素可增值近80倍。
由于化肥在整个国民经济中的特殊地位,它是既受国家扶持保护,市场售价又受国家限制的一个特殊行业,对地方的财税贡献低,由于中国的特殊国情,这种情况相当长时期都难以改变。

    从化肥供求市场看,2007年全国尿素生产2485.6万吨(折纯),国内市场已处于饱和状态,亩均施肥量已达到较高水平;国际市场还有需求,价位也不错,但由于其属“两高一资”产品,国家为节能减排和减少国际贸易摩擦,而又限制出口。

    目前,以焦炭、电石、煤制化肥为主要产品的煤化工通常被称为传统煤化工,而替代石油产品的煤化工被称为现代煤化工。以上分析说明,顺应世界潮流,抓住国家进入重化工发展阶段的重大机遇,抢占国内煤化工产业发展的制高点,推动晋城由传统煤化工跃上现代煤化工的新的发展阶段,既符合我国国情,也是促进我市煤化工产业升级、提高煤炭资源产出效率、使我市无烟煤资源优势向经济优势进一步转变的战略举措。实现由传统煤化工向现代煤化工转变的新跨越。

    建设新型煤化工基地,实现由传统煤化工向现代煤化工转变的新跨越,既要充分认识其重要性,更要看到其艰巨性、紧迫性。

    新型煤化工基地是在一定地域范围内,集中有组成煤化工生产体系的企业群,其生产经营规模大,工艺技术水平先进,产品、管理、效益在全国同行业有重要影响,对当地经济社会发展起主导或基础作用。

    建设新基地、实现新跨越,对于我们这样一个加工制造业基础薄弱,科技人才队伍和产业技术水平不高,经济发展方式粗放、思想观念保守封闭的内陆地区来说,既是一次重大机遇,又是一次严峻挑战。建设新基地,实现新跨越,实质是通过延长煤化工产业链,再造煤化工产业新优势。

    再造新优势,必须要有新思路。建设新基地,发展现代煤化工,对我们晋城来说是一项全新的事业,首先要有创新的精神,敢试敢闯敢冒,敢为人先,满足现状,因循守旧、四平八稳,新基地、现代煤化工只能流于空谈。

    再造新优势,必须要有新队伍——用新观念、新知识、新技术武装起来的企业经营管理队伍、专业技术队伍、市场营销队伍、熟练的操作工人等。

    再造新优势,必须要有新举措——新基地建设要高起点、高标准,发展产业集群的新模式,现代煤化工的新技术,开发替代石油化工的新产品。这就需要制定新的扶持发展的制度政策,有新的工作方法和工作作风等。

    再造新优势,必须要创新发展环境,尤其是政府服务环境。

    再造新优势,必须强化机遇意识,有紧迫感。要看到近几年全国兴起了“煤化工热”。几乎所有的重点产煤地区,大型煤炭企业都把发展现代煤化工作为发展战略。正可谓千帆竞发、百舸争流、时不我待。在这种形势下,晋城虽有较好的基础,但不进则退,不快进也要落后。

    建设新型煤化工基地,要明确总的发展思路,即坚持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以改革开放为动力,以市场为导向,按照新型工业化道路的基本要求,积极培育和壮大煤化工产业集群,着力建设高标准煤化工园区,重点突破科技创新、资源约束和环境保护三大“瓶颈”制约,努力实现由传统煤化工向现代煤化工转变的新跨越。

    建设新型煤化工基地,必须坚决摒弃计划经济时期的思维定势,坚持以市场为导向,面向市场、开拓市场,按照市场需求组织生产。编制基地建设规划,需要设定必要的实物量生产指标,但这些指标都是预测性的、指导性的,在实施过程中,可根据市场变化进行调整。坚持以市场为导向,在处理数量与质量效益关系上,要坚持质量效益优先;在处理做大与做强关系上,要坚持做强优先。正如在经济建设的指导方针上,近年来中央把又快又好调整为又好又快,道理是相同的。建设新型煤化工基地要走科技含量高、经济效益好、资源消耗低、环境污染少、人力资源得到充分发挥的新型工业化道路,最重要的是提高资源产出效率,增加产品附加值,提升经济运行的质量和效益;是要增强基地的综合实力,提升市场竞争力,使基地始终保持旺盛的生机和强劲的发展活力。

    建设新型煤化工基地,要把握好今后的发展方向。“十一五”后三年,煤制化肥(尿素),要控制生产能力(不突破600万吨),要研制开发配肥、混肥、专用肥,积极发展三聚氰胺、多孔硝胺。要腾出水资源和环境容量,发展转化程度高、附加值高的化工产品。煤制甲醇可达到200万吨、二甲醚可达到40万吨、煤制油可达到10万吨。同时,要积极进行煤制烯烃试点,支持有条件的企业发展煤制乙炔化工。

    中长期发展(到2020年),要继续稳定煤制化肥生产,提高配肥、混肥、专用肥比重,积极发展新型化肥产品。加快煤制甲醇、二甲醚、煤制油的发展步伐,重点要在甲醇煤制烯烃及其衍生产品的引进和开发上取得重大进展。

    重点领域必须取得新突破

    建立新基地,实现新跨越,必须抓住重点领域、重点项目、重点政策,并着力解决好。

    ——煤化工产业集群问题。产业集群不是简单的产业集聚,更不是企业集团。煤化工产业集群,是煤化工产业领域内具有分工合作,竞争创新的企业与机构在一定区域内的集合,是从原材料供应到产品销售直到最终用户的上、中、下游结构完整、外围支持产业体系健全,具有产业柔性集聚的有机体系。其核心是同类企业之间以及企业与其他相关机构之间关系密切、作用互补。从组织形式上表现为企业群体的集合,集群不仅形成了垂直的生产系统,包括原材料产品销售,还形成了与之相关联的产业,诸如大学、科研机构、行业协会等中介服务组织以及基础设施建设与管理。

    煤化工产业集群目标模式是形成上下游产品结构协调高效的产业链条,主(业)、配(配套产业)、辅(辅助服务行业)结构合理的产业格局,大中小企业协助配套的组织形态,产学研结合的科技支撑体系。

    煤炭产业在晋城经济中的支柱地位不容置疑。但多年来,我们沿袭农耕时代的小窖主的思维方式,挖煤卖煤,忽视和放弃发展与煤炭产业配套的其他产业,造成至今支柱产业单一的局面。新型煤化工基地建设要用现代产业集群的理念,充分发挥主导产业的扩散带动效应,和整个经济社会发展形成一个互动互促关系,带动和促进工业化、城镇化进程,加快建设全面小康社会,增加人民的福祉。

    ——煤化工园区问题。煤化工园区是指一定地域范围内,以大型煤化工企业为骨干组成的企业群所在地。区域内企业结构比较协调,并有紧密的生产联系。园区是煤化工产业的载体,没有园区的发展就谈不上煤化工基地发展,必须把园区建设作为战略重点来抓。
目前,我市的煤化工园区设施不配套,功能不健全,企业之间没联系或联系不紧密,充其量是个低标准、不全面的园区。我们要建立的园区目标模式是园区内企业产品结构协调;市政设施配套;服务功能完善。因此,新建园区要高标准、高起点,要对原有园区逐步改造提高。

    ——水资源问题。晋城是华北地区相对富水区,但仍属人均水资源贫乏的地区。我市水资源,总体看河川径流丰枯悬殊,地域分布东西不均。全国人均水资源2151.8立方米(2005年统计资料),华北人均水资源523.8立方米,我市人均水资源598.6立方米(不包括过境水资源3.92亿立方米);河川径流60%集中在汛期,丹河卫河水均在东部下游以泉水涌出。到2006年,全市总取水量为3.63亿立方米,流域水资源利用不均衡。丹河流域利用高于沁河流域,局部地区地下水超采。

    丹河流域水资源可利用量为2.09亿立方米。其中地表水1.37亿立方米,2006年供水量为0.34亿,利用程度为24.8%。

    沁河流域水资源可利用量为4.61亿立方米。其中地表水4.36亿立方米,2006年供水量为0.46亿立方米,利用程度为10.5%。有6.53亿立方米(不含过境水)地表水流出境外。

    高平、巴公和市区范围地下水供水量占总供水量的78.5%,形成地下水超采。

    根据市水利局提供资料,在2030年以内,晋城基本可以实现水资源供需平衡。

    2010年需水量4.95亿立方米,供水量可达4.99亿立方米

    2015年需水量6.32亿立方米,供水量可达6.85亿立方米

    2020年需水量7.69亿立方米,供水量可达7.81亿立方米

    2030年需水量8.49亿立方米,供水量可达8.49亿立方米

    煤化工产业发展需要水,整个经济社会发展都需要水,解决水的问题,要坚持开源与节约并重,量水而行的方针。要坚持先用边界水,拦住地表水,保护地下水的原则。要采用节水型工艺技术,把水耗降下来。要采用工程措施,对污水进行处理利用,提高水的重复利用率。要采取经济措施,利用价格杠杆拉开收费标准,鼓励全社会节约用水。要采取行政和法律的手段,对违反《水法》的行为进行相应的制裁。

    ——环境保护问题。煤化工是高污染行业,煤化工基地发展与环境保护是一个矛盾对立统一体。在晋城既要加快新型煤化工基地建设,又要加强环境保护,节能减排。既要发展经济,又要青山绿水。

    从目前看,晋城生态环境保护形势严峻。

    丹河流域环境容量严重超标。其中,丹河流域允许纳污量为COD2356.02吨/年,氨氮119.76吨/年。目前COD已达6203吨/年,氨氮1556吨/年,超标2.6和13倍。如考虑在建和拟建项目,丹河流域排污量将达到COD9439吨/年,氨氮2047吨/年,将超标4倍和17倍。

    在水资源条件较好的沁河流域环境容量也不容乐观。其允许纳污量为COD6364.54吨/年,氨氮380.14吨/年。目前CODl278.44吨/年,氨氮122.35吨/年。加上在建和近期拟建项目,COD将达到2611吨/年,氨氮373吨/年,趋于饱和。据监测,丹河流域小赵庄、高平河西、水东桥、白水河4个断面水质劣于V类,任庄水库水质连续两年为劣IV类,高平河西断面综合污染指数2006年较上年上升25.8%。污染原因主要为超标偷排和意外事故。沁河流域润城断面水质为劣V类。

    GDP能耗2006年国家为1.206吨标准煤/万元,晋城为2.38吨标准煤/万元,能耗是国家指标的将近两倍,节能减排任务艰巨。

    在建设新型煤化基地上,要坚持既要环境优先,又要争先发展的方针,加大力度、综合治理。

    我们现在的环境质量已不容乐观,随着科学发展观的贯彻落实和社会的进步,人们对环境质量的改善有更高的期待。在一定意义上,发展煤化工所需环境容量空间,要靠我们通过对环境治理来创造。我们对环境的治理力度及效果,直接决定着我们发展煤化工所需环境容量。

    要通过采用先进技术工艺减排、建设煤化工园区集中治理、加强对全社会其他行业和生活垃圾的治理等,为煤化工发展腾出环境容量空间。

    ——科技创新问题。现代煤化工是技术密集型产业。建设新基地、发展现代煤化工,必须有科技创新作支撑。业内专家指出,当前正处于煤化工重大工艺技术突破的前夜,国内外都有一批大型工业化装置正在试验阶段。从晋城实际出发,强调科技创新,一是要密切关注煤化工重大科技研发进展动态,及时引进吸收最新成果。二是政府和市内有条件的大型煤化工企业要和国内外顶级煤化工研究院所及煤化工集团企业,结成战略联盟,对现代煤化工关键的重大工艺技术进行有选择的联合攻关。

    三是产学研结合,抓紧建立我们自己的人才教育培养和科研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