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21世纪以来,作为发展中国家的中国在GDP排名上逐年超过加拿大、意大利、法国、英国、德国,升至世界第三。2010年8月16日,据日本政府公布的数据,日本二季度GDP为1.288万亿美元,而中国二季度GDP则报1.337万亿美元,已经明显超过日本。

    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桂冠,金融危机中率先复苏的高增长,再加上北京。上海、广州等现代大都市的繁华景象,使一些人产生了一种错觉:中国已经不再是发展中国家了。然而更多的数据、更明显的事实表明:中国仍然是发展中国家,中国与发达国家仍然有很大差距。

    什么是发达国家?国际上通行的判断标准并非总量而是人均,1995年的标准是人均GDP8000美元,2005年则提高为1万美元。目前,被认定为发达国家的共有40多个国家。其他150多个国家,统称为发展中国家。

    中国人对GDP有着特殊的情结,因为GDP总量反映了一个国家的总体经济实力。而强国,则是中国人100多年来的梦想。曾任经合组织经济部主任的麦迪森,对于中国长期以来的GDP有过一个估算。按照麦迪森的测算,从17世纪末到19世纪初,中国在经济上的表现相当出色。从1700年到1820年,中国的GDP排名世界第一。1820年中国的GDP占世界GDP的28.7%,大大高于英国和日本;另据美国史学家保罗·肯尼迪在《大国的兴衰》一书中提供的数字,1830年中国制造业产量占世界制造业生产量的29.8%,略低于整个欧洲,但仍大大高于英国和日本。

    但中国的人均GDP并不占优势。根据另一位研究中国古代GDP的先驱贝洛赫的研究成果,1840年中国的人均GDP下降到206美元,同期英国为447美元,法国为310美元,日本为178美元。

    麦迪森给出的数字表明,1880年中国和美国占世界GDP总量的份额是相同的,均为14%,自此之后,中国占世界GDP总量的份额一路下滑,1913年中国为8.9%,美国为19.1%;1950年,中国4.5%,美国21.2%;1973年中国4.6%,美国22%。一升一降,其间原因首推清朝的盲目自大、士大夫的虚骄与守旧,以天朝大国自居,却不见西方世界已经进行了工业革命,纷纷崛起的变局。先有妄自尊大、不思变革,后有列强侵略、内战连年,于是中国一再错失发展机遇。

    中国经济现代化曾经错失三次历史性机遇,第一次是1793年错失第一次工业革命扩散的机遇;第二次是1842年至1860年错失第二次工业革命起步的机遇;第三次机遇,是从20世纪50年代中期到70年代中期,是世界经济高速增长的“黄金时期”,是第三次工业革命技术转移时期,这次机遇的错尖,使中国与日本的经济差距明显拉大。

    以1978年改革开放为新的起点,中国开始了工业化、现代化的新进程。以2001年加入WTO为标志,中国抓住了全球化的机遇,加入全球产业链,成为“世界工厂”,为世界提供了廉价丰富的产品;同时,也解决了大量农村人口的就业,提高了民众生活水平,积累了一定的财富。然而,如果说GDP总量反映了一国或一个区域的经济实力和市场规模,那么从总量上看,中国的经济实力的确已经有很大的进步;而人均GDP则反映了一国或一个区域的富裕程度,那么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中国民众依然很不富裕。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10年4月发布的2009年世界各国人均GDP数据,中国的人均GDP为3677.86美元,排名第97位。中国的人均GDP是美国的8%,德国的9%,日本的9.2%。

    也就是说,中国是一个人均GDP排名落后、还有大量贫困人口的发展中国家。即使按照中国人年收入1300元人民币的贫困标准线,还有4000多万人没有脱贫,这都是中国的现实。

    这一现实的背后也有一系列数据:

    从经济发展布局看,结构性问题突出。产业结构不平衡,中国在第一、二产业集中了过多的劳动力资源,城乡发展不平衡、地区发展不平衡。

    从教育,医疗和社会保障体系看,中国公共福利事业仍有待发展和完善,公共教育投入严重不足,社会保障任务艰巨。2008年城镇登记失业人口达886万人,超过澳大利亚人口的1/3。

    从贸易结构看,中国仍处于全球产业链的低端,出口中消耗资源和人力的货物贸易比重大,技术和知识含量高的服务贸易比重小。而由于农业所占比重已经很少,劳动密集型和资源密集型产业逐渐转移到发展中国家,国内主要从事高技术和高附加值产品生产,服务业所占比重越来越大,发达国家单位产值能耗仅相当于20世纪70年代的50%左右,经济和社会发展越来越依靠知识和技术。

   如果你离开北京、上海、广州这样的大城市,到中国西部、中国的农村去看一看;如果,你再到美国或者日本的农村去比较一下,一定可以发现其差距所在。2005年,中国现代化战略研究课题组指出,2002年中国经济现代化水平相当于1858年的英国、1892年的美国、1957年的日本和1976年的韩国。

    30年改革开放,中国开始了强国之路,然而还有另一条更为长远的路,就是富民。今天的世界又一次处在变革之中,经济危机使各国在遭遇困境的同时,也在谋求变革,寻求新能源、新生物技术、新IT技术的突破,改革福利体系,世界新的政经格局正在形成之中;而中国也面临新的改革关头,改变经济增长方式至关重要。此时,中国民众与政府更需要清醒地定位自身,中国仍然是发展中国家,工业化、城市化、现代化的道路仍然很长。               

(摘自《环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