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5年的秋天,古郊乡中心小学又迎来了新的学生。我们站在这座村里古庙前面的广场上,看着李老师让这群稚嫩的新生列队。晚饭之后,学生一人一盏煤油灯,静静地上自习,整个乡村偶尔几声鸡鸣狗吠,便是一片寂静。那时候,整个古郊村近500户、1500多口人,村里多数人家住房用石头和茅草砌成,学校住在庙里面还是最安全的。

  1987年春节过后,冰天雪地中父亲决定要带我去一趟八里沟走亲戚。太行之腹地,有条蚂蚁梯。一头接山村,一头挂绝壁。到东庙花村休息一晚,第二天早上便沿着椿树磢古道向下,到锡崖沟之后,接着走蚂蚁梯才到的八里沟。脚下是几百年来人们用双手砌起来的崖边小路,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那时候村里吃水要到井里面去挑,多数孩子十岁便双肩能挑担,几个来回之后,终于见到缸满,便得空出去疯玩一番。邻居二奶奶家里人口多总是要来我们家借玉米疙糁,每次只拿个碗来,装得多半碗而去。地里的石头总是捡不完、扔不尽,我一直在想没有多少土这地是怎么长庄稼呢?但即使这样的土地也十分珍贵,我们全村耕地面积不足1100亩,人均占有耕地仅0.8亩,当然森林覆盖率有86%之多。

  山那边的世界一直吸引着山村的人们,但党的好政策如雨后春笋般把幸福带到了他们身边。

  上世纪九十年代,崭新的古郊乡中心小学落成了,为了方便附近的孩子们,还配套修建了宿舍和食堂。去年,巴公的一位钢琴专业学生考上了这里的特岗教师。她到任后,学校配备齐全了专业的音体美教师,每天朗朗书声响彻在整个乡村的上空。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到王莽岭旅游了,回乡的路这几年变了大样。2012年,高陵高速直通王莽岭景区。原来从锡崖沟、马武寨迁移出来的人,又匆匆回去忙着翻新自己的住房,开农家乐去了。2017年,高陵高速古郊互通也竣工通车了。邻居二奶奶家正在翻新旧房,村里自来水通达各家各户,全部免费使用。

  村里是地道野生连翘等中药材主产地,堂哥前些年在外打工,这几年也返乡了。夏秋时节,在家的村民都到深山里面采药材去了,支村两委充分发挥带领村民致富奔小康核心带动作用,先后上马了多个脱贫攻坚产业项目,越来越多的人在家门口就可以赚到钱了。

  世事沧海桑田,改革开放40年来,在党的领导下,世代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故乡亲人们一步步过上了吃得饱、穿得暖、不发愁住房、手里有闲钱的小康生活。今年夏天异常炎热的天气,村里到处是前来避暑的游人,腾出来的空房子都不够用了。乡村旅游正在蓬勃发展。(供稿:市委政研室 王天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