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强总理在去年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政府工作的报告中提出“年内全部取消手机国内长途和漫游费”。今年,在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他又提出“加大网络提速降费力度,实现高速宽带城乡全覆盖,扩大公共场所免费上网范围,明显降低家庭宽带、企业宽带和专线使用费,取消流量漫游费,移动网络流量资费年内至少降低30%,让群众和企业切实受益,为数字中国建设加油助力。”

  改革开放40年间,翻天覆地、日新月异。通讯工具的巨变直接映射出了时代的变迁,充分体现出了人民生活的变化、社会的进步和经济的飞速发展。

  出生于50年代的我们,亲眼目睹、亲身经历着华夏这场亘古未有的中国第二次伟大革命。每当回忆或谈论起改革开放的根根梢梢,总是那么眉飞色舞、津津乐道,在脑海中记忆犹新、历历在目、深有感触。

  (一)

  上世纪70、80年代,晋城也和全国一样,人们的主要通讯工具还是书信和电报。

  1972年年底,我高中毕业后,写信的机会就多了。因为我父亲在阳城县工作,姐姐远在阳泉。我母亲经常让我给他们写信,我也特别对写信感兴趣。因为在上初小的时候,老师就让我们写过好多次“给胡志明爷爷的一封信”“给台湾小朋友的一封信”“给越南小朋友的一封信”“给朝鲜小朋友的一封信”等。但,一封都没有也不可能寄出,只不过是老师教以作文形式写写而已。记得头几次写信前,我都要跑到离家五里远的城里的文具店买上信纸(1分钱两张)和信封(5分钱一个),回到家写好信后,再跑到县城大十字邮电大楼买上一枚8分钱的邮票贴上再封好信封口后交给营业员,便全程完成了一次寄信工作。后来,为了节省时间,不来回跑路了,就在城里买上信纸到邮电大楼直接把信写好寄出去。那时候到邮政大楼寄信时,营业厅准备的有桌、椅和浆糊,供客户写信、封信封口、贴邮票时所用。到九十年后期,连贴邮票都不需要浆糊了,而是用舌头一舔邮票的背面就可以直接贴好了。1980年以前没有邮政编码这一说,直到1986年才在信封正面的左上角印有六个方格,那是收信人所在地域的邮政编码。右下角也印有比左上角要小的六个方格格,那是寄信人所在地域的邮政编码。从那时起,在全国正式推行开了邮政编码。1975年我上大学后,因为离家人远了,想念父母的心情更加迫切,因而写信的次数也就多了起来。每寄出一次信后,就盼着他们的回信,尤其是一到星期天,八点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到学校的邮电所去看有没有给自己的来信。当看到有自己的信时,总有种迫不及待地拆开阅读的兴奋。因为,这几乎是那个年代,普通百姓之间远距离情感交流的唯一方式。那时,还有一种寄信方式是挂号信,就是由邮局经过挂号登记手续并开有收据的寄递的信件。挂号信如有遗失,寄件人可凭寄件收据要求邮局追查或向邮局索赔。挂号邮件在未收到时,可以拿收据到原来的邮局办理查询手续,进行查询,而平常邮件不接受查询,没有挂号信保险。平常普通信一般不用挂号,只有邮寄一些证明信、粮户转移手续、外调材料等比较重要的东西才使用,因为它费用高,一封挂号信得二毛五分钱。

  后来,也就到了1984年,明信片出现了。明信片是一种不用信封就可以直接投寄的载有个人书写的简短信息的卡片,刚兴时需现买邮票贴上投寄,后来的明信片上有了印制好了的,直接寄出即可。其正面为信封的格式,反面具有信笺的作用。优点是不用信封,缺点是篇幅小而无隐密性,明信片所写的内容公开,可被他人所看见,内容通常不涉及隐私权,故称为明信。明信片曾红火过几年,无论个人还是集体单位,尤其是逢年过节,深受世人相互向候祝福使用。至今我还保存了几张以留作纪念。

  除了书信,还有一种主要通讯工具——电报。这是十九世纪70年代最为便利快捷的通讯工具,特别是遇到急事与远在异地的家人亲友联系,电报是不可缺少的通讯手段,普通电报一般两三个小时内就能到达。尽管电报在80年代初期也属鼎盛时期,但费用是按字数计算的,而且收电报人地址和姓名都算字数,每个字就得3毛钱,非常昂贵,因此,寻常百姓没有急事一般不会使用。只有在非常情况下才不得不到邮电局拍电报。因此,那时收到电报非喜即忧,准是大事。拍电报时,先要买一张专用电报纸,填写电报内容时都很谨慎,斟字酌词、惜字如金,一格一个字,字数尽量能少则少,如“速回”“平安”“已到”等。那时,对个人而言,只要一听说来电报了,不是激动就是紧张,因为电报基本是急件,不是让人大喜就是大悲。

  对单位集体来讲,拍电报就是平常事了。凡是对机关单位集体的电报内容全都是数码,每四个数码一组,每一组电码代表一个汉字。八十年代前期,我在晋城县农牧局办公室工作,办公室购买有一本比32K稍小点的《标准电码本》,我接到电报后,通过查对《标准电码本》,便把电报上的数码翻释成了文字,填在对应的数码下。

  (二)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晋城县的电话一直处于不发达时期,直到上世纪90年代前期。虽说1981年国家对普通家庭安装电话实施开放政策,但是由于实行改革开放刚两年时间,经济基础还很薄弱,全县能安装起电话的家庭寥寥无几,几乎全都是机关企事业单位所用。

  1974年,我任大队民兵连长时,大队部仅有的一部电话机是黑色手摇式的,用特大号电池作为电源。主要用于接听公社的通知,以保持与公社的联系。不能打公社范围以外的长途。你要打公社范围以内的某个村,需先转动电话机右侧的手摇柄,“呼呼呼”地转动几圈,这样才能使公社总机的话务员听到电话铃响,然后再拿起像亚铃式的听筒(上听下说)请总机转接。有一次,我想要五门大队一位同学,公社总机也转了,接我电话的是大队部一个人,他挺负责任,说,你等着,我去他家里叫他来接电话。我在这边一直握着听筒不敢放。足足等了有20多分钟后,直听电话那边“喂”了一声说到,“他不在家,去地干活了”。

  1978年,我在西上庄公社机关工作时,如果需要通知各大队党支部书记、大队主任、公社所属企业单位负责人开会或布置其它任务时,公社的电话总机的话务员得在总机上已设定排列好的一个个孔上以片、单位插上一条条连接线,要罢这个片或单位的电话拨下连接线再插上下一个片或单位的连接线继续要。

  1981年,我在县农牧局办公室工作时,需要统计全县各公社农田水利基本建设进度或小麦播种、管理情况时,还得先通过县邮电局的总机挂通。

  那时,全晋城县30个公社都有总机,每个大队或公社所属企业、单位都只有一部黑色手摇电话。

  那年代,有时电话打着打着,突然响起了广播的声音,原来是广播的时间到了。因为当时有线广播和电话共用一条线,如到早中晚的定时广播时间,通话就会受到干扰,电话里声音就完全是广播的内容了,待到广播结束后,才会恢复正常的接打电话。

  那时,一般老百姓有事需要打个长途电话,还必须得去县城邮电大楼,营业厅西边有个门,内设了三四个长途电话小隔断,办了有关手续后排队“候旨”。通罢电话后,按时间长短结算交费。

  直到1991年后半年,使用了半个多世纪的手摇电话机开始退出历史舞台,取而代之的是转盘拨号式电话机。话机正面装有一个标有0、1、2、3、4、5、6、7、8、9数字圆转盘。但很快被按键式电话机所替代。随之的程控电话也开始逐渐多了起来。刚开始初装一部程控电话得三千元,办了手续后至少也得7天才能安排专人来安装,还得请人家到饭店吃顿饭。几乎在同一个时期,BP机也叫寻呼机,其实就是一种单向接收器,开始展露头角,竞相登场,曾风靡一时。当时,我买的是1800元的摩托罗拉,也和多数年轻人一样挂在腰间,既有一种时代的优越感,又有一种不能说没有一点显摆之意。全家四口人一人一个,分别在126、128两个传呼台。假如有什么事情需要和某被叫用户联系,首先利用市内电话拨通寻呼台,告知被呼用户的BP机号码和简短的信息内容。寻呼台服务员便将这些信息通过寻呼台发送出去。被呼用户身上的“BP机”就会接收到无线寻呼信号,便赶快寻找固定电话进行联系。因为BP机的出现和兴起,虽然加大加快了信息量和信息速度,也大大加速了人们的生活便利及联络速度,但它沒有电话功能,所以,它的兴起无疑促进和加快了城市电话亭的建设。

  新世纪的到来,传真机也随之应运而生,不需要专线,用电话线即可,为办公自动化增添了生机,有人没人只要设置为自动,便会确保传真内容的完整性和及时性。

  (三)

  1997年,我在泽州县政府机关大门口见到一个人拿着那么大一个黑家伙贴着耳朵在大呼小叫的说话,“哇,这就是大哥大呀。”移动电话从此始。这是我见到的记忆深刻的第一部手机。当听说得二万多元一个时,还真是让人大吃一惊。当时,使用这种移动电话的人为数不多,非老板和钱多的人是用不起的。

  之后,便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小巧玲珑的手机,但手机的功能很简单,只是拨打电话、接听电话和发个短信。尽管如此,逢年过节发短信祝福成了当时的一种时尚时髦,高峰时段,爆满为患,还一时发不出去。短信虽只能是文字,但内容却非常丰富,各俱特色,让人们享受着短信的无比温馨和快乐。新华书店还出售有袖珍型4、5本一套的《短信集锦》。

  进入21世纪,各种手机频频亮相,与此同时互联网开始迅速发展,QQ、MSN等成为人们交流的重要工具。尤其是从2010年开始,智能型手机开始进入城市,继而迅猛普及城乡。现在已成为人们工作、学习、生活、娱乐、出外一会儿也离不开的随身伙伴。特别是微信中的文字、语音、视频聊天,已成为人们使用十分方便的联系方式,天涯咫尺尽收眼底,侃侃而谈随心所欲。如今,随着各种智能手机软件的开发利用,越来越丰富了通讯工具的功能,聊天、购物、学习、娱乐、视频、支付等等,无所不在、无所不能,几乎都超出人们日常交流的需要,这是40年前人们不可想象的。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互联网时代太神奇了,智能手机太神奇了。

  一个抖音视频,让人们不仅逗乐在无奇不有的搞笑中,还会使人们学到吃穿用方面很多实用小知识;一个百度,你想知道和了解仼何东西,随便一查,保你心满意足;一个手机淘宝,你可以足不出户买下你喜欢的宝贝,两三天内快递员便会送到你家里;一个手机支付,你便会躺在床上把要付的话费、电费轻松搞定。去商场、超市甚至街上小摊、推车买东西、小吃时,一扫二维码而完事;和文字打交通的朋友,在手机上下载个离线《汉语字典》或《成语词典》或《诗词大全》,便会随时随地仼你查找所需要的资料,大增脸面,保你无误;开车远涉,不必为迷途担忧,手机导航会助你一路顺风、平安凯旋。

  前不久,我好奇中点击了微信小程序,哦,不点不知道,点了吓一跳,如果用包罗万象来形容一点都不过分。小程序不需要下载,可直接捜索很多应用程序。可以传图识字,可以小病自助,可以识别花草,可以自制印章,可以制拍证件照,可以制作多媒体AI平台等,真是无所不有。   (供稿:凤苑小区13号楼 王保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