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拿起手机轻轻一点,在微信上发出指令:“准备出发!”

  “好的,马上到!”住在红星西街晋钢东院的大女儿秒回。

  “知道了,马上到!”住在泽州路凤台小区的二女儿秒回。

  这微信上父女间的对话,是昨晚共同商定的今天要去皇城相府旅游的事。

  不一会儿,一辆丰田汉兰达越野车,一辆铃木利亚钠小车先后来到了楼下,我和老伴早已整装待发,下楼,上车,然后两辆小车一溜烟地向环城高速晋城西口奔去……

  我有一个神圣的梦想。

  这颗梦想的种子,在我幼年时骑在驴背上萌芽,在我当兵回家的路途中开花,在改革开放四十年后满园春色的当今如期实现。

  坐在宽敞舒适的汉兰达越野车里,我思绪万千,感慨万端,浮想联翩……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顺口溜说:“通讯基本靠吼,交通基本靠走,治安基本靠狗。”如今,这种状况消失得无影无踪,改革开放走过了40年的光辉历程,一切都变得令人欢欣若狂,目不暇接。

  每当坐车行驶在风驰电掣般的高速路上,脑海中总是重现那些年行路难的一桩桩往事……

  我八岁那年,父亲牵着我家养的那头黑毛驴,我坐在驴鞍上,第一次走出大山,到30里外的山前去认干爹。翻过一座山头,下了山就是一马平川。在那条大路上,我第一次见到了由两匹马拉的大车。大车可真大,除了能装很多货物,还能坐人。车把式坐在车辕旁,甩着长鞭,不停地吆喝着马匹,洋洋得意的样子。我心想,坐大车肯定比骑毛驴舒服。从此萌发了坐车的梦想。

  小学毕业后,到30里外的东沟镇上高小,全凭走路。上初中要走60里到县城。走在公路边上,偶尔有一半辆汽车从身边飞驶而过,也只有望车兴叹的份儿。

  只到了后来当兵探家时,才从县城坐敞篷汽车回家,而仅仅走一半的路程到东沟镇,剩下的30里还得靠步行。

  后来就一直在晋城工作,回一趟老家,先坐30里汽车到东沟镇,再步行30里才能到家。前后两个30里路都让人刻骨铭心。

  先说前30里吧。那时候的交通很不发达,晋城到东沟镇每天只有一辆大敞蓬车,车上没有座位,乘客都站在车上,两只手紧紧扶着马槽,汽车遇到坑洼不平的路面颠簸起来,乘客就跟着一起摇晃,心也随之颤栗。真是坐一次汽车,惊一身冷汗。尽管车票也只有五毛钱,可月工资只有三十四元五角,还是舍不得买票。因为五毛钱就足够一天的伙食费。单位里倒是每天都有汽车到东沟镇的关山铁矿场去拉矿石,可以搭顺车到东沟镇,也不那么容易,有时还要看司机的脸色。有一次我在厂区的路边等车,司机停车后我扒上了马槽,汽车就飞快地向西边的方向奔去,我心里暗自庆幸:今天运气还不错呀,司机这么同情我。可是车行驶了不到10里,到山口的岔路口突然向右拐,要奔陈沟方向而去。“停车,停车!我去东沟。”方向不对,我只好下车。

  一个人受点委屈倒没啥,碰上亲戚朋友来,就更让你发愁了。有一年春节前,有亲戚从太原来,次日要我陪同回老家,真是左右为难。晚上托熟人找了个司机,他的车明天恰巧要到关山拉矿,可以搭顺车到东沟镇。这位司机人品挺好,爽快地答应了。第二天早上5点就出发,可是车开到西洼岭就突然熄了火,司机急得火急火燎,可是发动机就是不听他的指挥。鼓捣了半天,司机无可奈何地说,这早该报废的老爷车,还在带病作业,今天又要把你们撂到半路上了。我下车一看,天还不太亮,四周仍是一片漆黑,有些让人恐惧。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又是寒冬腊月,冻得人瑟瑟发抖,不得已在路边拾柴烧起火来取取暖,脸上的愁云象寒冬的天空一样沉重。如今回想起来,那时候不光路不好,车况也不好,半路抛锚是常有的事。

  再说后30里路,要翻过一座山,山前15里,山后15里,多半是人行小道,最宽处也不过一米多,免强通过一辆马拉铁轮车。夏天,要头顶烈日苦苦前行;冬日,要顶风冒雪艰难跋涉。更难的是上五里坡,有民谚为证:五里坡呀愁满坡,老人见它打哆嗦。壮汉倒是不发愁,雪天必得背老婆。五里坡,坡陡弯多,坑凹不平,爬一次五里坡累得人满头冒汗,上气不接下气,有时候还眼冒金星,两条腿象灌了铅似的,举步唯艰。每次爬五里坡,中间不歇三四次,那是一口气爬不到顶的。

  有一年夏天,妻子带着两个女儿回老家,下了山离家就不远了,可是,突遇一场暴雨袭来,山洪瞬间暴发,河水猛涨。淋得象落汤鸡似的娘仨,望着齐腰深的汹涌河水一筹莫展,大的哭,小的闹,娘仨哭成一团。直等到快天黑,才等来一个过河的人,才把娘仨轮流背过了河。

  彻底告别两条腿走路的历史,是有了晋阳高速之后。我回家的路才有了天壤之别。如今,每次坐车驶入晋阳高速,便顿觉平坦、舒适、惊奇而惬意。每一次回家都可以体验一次高速之旅,都可以过一把快速之瘾。

  2007年5月的一天,女儿牛云霞说,爸,我要买车!看她那眉飞色舞的神态,还着实让我惊诧不已。不久,女儿真的买了一部小轿车。女婿给单位开车已有十年驾龄,驾轻就熟,操纵自如。新车开回来那天,女儿催促我和老伴快快下楼,说要拉上全家人到白马寺公园去兜风。新车从凤西广场南侧出发,飞快地在凤台西街穿行,上了宽阔笔直的泽州路就飞也似的向前冲,眨眼功夫就来到了白马寺山下。上到白马寺公园顶端,特意找了个优美如画的背景,全家人轮流与新车合影留念。小外孙宋近宇把两臂伸向天空,做出一个展翅欲飞的姿势,口中念念有词:我要乘车飞翔!

  国家发展变迁与个人家庭命运紧密相联。四十年来,交通工具的变化巨大。家庭由自行车、摩托车、电动车,逐步变成了小汽车。就我们这个小家,也拥有两辆小车,真是做梦也不敢想。

  大路宽宽,车轮滚滚。我们奔走在追梦、圆梦路上,享受着美满幸福的新生活。    (供稿:晋城市景西路435号晋钢南区  牛宗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