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1年初,我刚参加工作,在县里一家国有企业上班。清楚地记得,有一次父亲同我的一位表弟到我们单位来办事,中午饭是玉米面馍馍,菜是土豆、萝卜大烩菜,我觉得父亲初次来,吃的饭很欠意,于是我叫厨师上了一大碗酸菜不烂汤。饭后,表弟跟我说,这饭很好,给我们改善了一次生活。就是吃这么一顿饭,在农民眼里,能有这样的伙食已经很不错了。这种“饭文化”对现在的年轻人来说可能以为是天方夜谭,然而这就是当年的真实写照。

  到了80年代,吃饭的情况虽大有好转,但吃不饱的现象仍还存在。那时我吃的是供应粮,粗粮多、细粮少,我工作的单位离县城较远,我在单位搞后勤,初冬,我要到县城买上几百斤的土豆、白菜储存起来,一冬一春就是白菜烩土豆,很少吃肉,连吃块豆腐都是改善生活。

  那时,农村干部最喜欢到县城开三级干部会,虽然伙食简单,但是还能吃饱。普通农民最盼的是村里有人办喜事,因为在婚宴上可以吃饱。到了80年代中期,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极大的调动了农民种粮的积极性,普通农民的饭桌,可以说是虽质量不高,但总是吃的饱饱的。

  进入九十年代中期后,吃饭这个曾经会令人头疼的头等大事,已经不再让人头疼,粮票已退出历史舞台,粮油全部放开供应,农民家中也有了余粮,已经打算奔小康了。新世纪的阳光普照大地后,吃食更是大变了样儿,新鲜蔬菜西红柿、茄子、冬瓜、青菜等,不分秋冬,超市应有尽有,鸡羊牛鱼鸭肉顿顿不缺,还有各式各样的新鲜水果,主食再不是玉米窝窝头当家,而是白面馒头、饺子、包子、大米等,偶尔吃顿粗粮是为了改改口味,有时不想做饭就全家人下饭店,不想出去,就叫外卖。过去是逢年过节才能改善生活,现在是天天过年过节。鸡鸭鱼肉对人们来说是平常的家常菜,人们都在讲究吃的营养,吃的有味,吃的健康。

  现在,人们不再满足于单一的大米、面条、白馍,而是变换法儿将饭与菜一起炒着吃,什么蛋炒饭、肉丝炒饭、什锦炒饭以及外国的各式炒饭等等,不时在餐桌上亮相,展示丰富多彩的“饭文化”,调剂人们的生活。

  过去是单饭吃,现在呢,先喝酒吃菜,这么多菜肴下肚,哪来的容量吃饭啊。就家庭来说,煮一电饭煲可以盛起来放到冰箱里慢慢吃,可惜的是现在一些饭店把客人剩下的饭菜倒入了污水桶。

        想想以前为吃饭的恐慌,现在是吃食丰富,生活幸福。看到现在餐馆是大米、面条、鱼、肉、蔬菜进了猪的肚肠,我这心里总觉得不舒服。因此,我写了这篇短文,让人们重温一下过去填不饱肚子的岁月时光,好好领悟一下“饭文化”的历史渊源和内涵。   (供稿:系泽州县史志办原副主任(退休干部) 秦向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