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在这一伟大而辉煌的历史进程中,农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农民的日子像芝麻开花节节高。我是一位农民,我怀着激动的心情,拙笔着重写了我在改革开放40年中亲身经历的几点回忆: 

    一、一九七九年的春天来了 

    初春的一天,我到樊村河去走亲戚,在回家的路途中遇上了一位老熟人,两人边走边聊,他对我说,他生产队里有一母子毛驴,因没人喂养,要急卖哩,想让我去看一看。我便产生了给本队买回去的心意。我跟着他来到了挂在半山腰中他居住的山庄上,开圈门一看那母子毛驴瘦得皮包骨头,遍身患癣,似如鸡毛档,屁股后冒着稀屎,里面还含有白条虫儿。毛皮上粘着臭味的粪便,使人感到呕心。当时我想起一句古话:老牛老马添花三家,只要便宜还是给队里买回去。经过讨价还价以100元成交,因人熟赊回,定期付款。 

    把驴赶回队里,村里的人背后嘀咕说我睁眼睛喝凉水,谁也不愿喂,队长难为情地对我说:“干脆退了货!”当时我觉得很尴尬,盲目的买回了驴,我当场表了个态说:“丈夫一言输江山,何必丢那人,货不能退,队里不要我要!死了算我倒霉,喂好了再说。”我一怒气下把驴赶回自己家里,连夜收拾收小圈,家里人也埋怨我,说我吃了撑地,自在不自在弄下活奶奶,我只好忍着性子说服了她。第二天又是寻草又是磨料,开始精心饲养。大概过了10天,公社通知我到县委党校学习半个月。我只好把喂驴之事托付给家里人。 

    在党校学习的主要内容是:学习贯彻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把工作着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经济建设上来,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实现四个现代化。学员们认真学习文件,又通过党校老师们的辅导,结合实践,反复讨论,又经过命题测试。(当时的学习笔记我还保存着一部分),在讨论中,我提出了个问题:私人能不能养牲口?当时在场的侯炳生老师和了永贞老师考虑了一阵后说:“文件上没有说个体能不能养牲口之条例,你既然养了,就养好。” 

    在党校学习回来,我组织支部全体党员传达了在党校的学习情况和精神实质。 

    春季里,青草又嫩又鲜,我在参加集体劳动之余,又是割青草喂,又是牵出去放,又托人换回20斤春大麦,加10斤黑豆,每天用盐水煮一些,然后拌入青草喂毛驴。又托人找回一块驴油,经常给癣上擦摸,卖主来要买驴款,我只好卖了一头大肥猪付了款。人常说: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一段精心饲养和治疗皮癣后,一母子毛驴吃得膘肥体壮,毛色光亮。那年的农历六月老母驴又下了一头活蹦乱跳的小驴驹儿。当时农村恢复了传统的古庙会,县城也首次逢起了秋季物资交流大会,我赶着毛驴到处去赶会,又到县城赶会,我驴倒换马、马又倒换成牛,从此我牛驴都有了。当时有些人红了眼,说我搞投机倒把,贩卖牲口。有人背后说:“牛广兴走资本主义道路,终究要挨批斗。”我没有被社会上的风言风语击垮,我牢牢地记着中央首长一句话:“改革就像摸着石头过河”,我挺起腰杆继续养着。到土地大承包时,我已养起了大小6头牲畜,为承包土地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在1982年县里召开的三干会上,奖售了我一台名牌缝纫机。进一步激发了我养畜的积极性。 

    二、一九八二年的土地联产承包 

    1982年冬,全公社实行了土地按人劳比例大承包,牲畜农具估价下放到户。当时我家承包了集体14亩耕地。这年的八月县城遭遇了百年不遇的特大洪灾。来年初春村里一部分人要去县城打工,修河坝,挣现钱,将一部分劳力田送上门来转包给我。我只好接收下来,在我全家承包的14亩土地的基础上又增加了7亩,共计21亩,总产为6826斤。 

    在一次公社召开的全体党员暨三干会上,公社党委点名让我发了个言。我在会上说:“……总产翻一番,产粮13000斤,向国家交售万斤粮。”当时就有人议论说:“我们一个生产队还交不够万斤粮,是瞎放大炮哩。”我听见也装没听见,我暗暗地下了决心,总要干出样板来堵住你们的口。 

    来年初春,大地解冻,我把积下的农家肥和畜圈肥全部拉到地里铺了黑黑的一层,套了一犋大黄牛深耕了一遍,只等下种。当时供销社进回一部分磷肥(散装)堆放在供销社大院里,有的人说:“青石面面能做肥?”公社陈主任和我协商,让我先拉一部分试用。我满口答应了,那几年家里相继安葬了两位老人,三个子女都在上学,只好在信用社贷款购回了1吨磷肥。我又专程到县种子公司买回了优良种子,在下种时又亩施了100斤磷肥,经过苗期的精心管理,草除苗旺,秋后获得了大丰收,总产翻了一番多,向国家交售了12840斤爱国粮,那年初春我又承包了村里上年被冲毁的一条百余亩荒沟,先载植了千余株大白杨和刺槐树,保护了水土流失,年终我荣幸地出席了县劳模会。 

    三、科技兴农,建立了家庭经营模式 

    我自1983年起,自费订起《山西农民报》、《山西科技报》,又陆陆续续地从书店买了些文学文艺书刊,我忙里偷闲常常是三更灯火五更鸡鸣的读书看报,当时村里是轮放牛,我的牛多达12头,占全村三分之一,我放牛时常怀揣书或报,牛吃草我看报,一举双得。我只上了个县里初中二年级,因家穷辍了学,我只能凭着奋发的学力去探索去追求科技兴农的路子,圆着我的文学和文艺梦。 

    我以种粮为主,粮多草多可养畜,畜多肥多可肥田,牛驴又是生产动力,干眼前想长远,年年植树的家庭经营模式,村民们说我是个“书报谜”“植树谜”,我虽没有千亩百头的大搞,只能量力而行。 

    1987年我用地膜覆盖了两亩玉米,秋后经县农业部门测定亩产达到了1312斤,第二年我又覆盖了八亩玉米,地膜覆盖在全公社推行开了。 

    经过多年的奋斗、探索,我连续多次被乡(镇)、县、市评为“优秀共产党员”、“劳动模范”、“售粮大户”、“科技示范户”等荣誉,我在荣誉面前不是沾沾自喜,固步不前,而是一鼓作气的奋发创新。 

    在改革开放中,我风雨兼程40年,一步一个脚印追求着,如今我已是四世同堂的家庭,衣食住行都得到改善,全家人其乐融融,我虽年愈花甲,我还继续种着我的承包地,年年栽树,因它是我永不退休的职业,继续圆着我的文学梦,我要老有所学,老有所为,践行着一个共产党员的宗旨,堂堂正正做一名社会公民。 

    回顾往昔心潮澎湃,展望未来豪情满怀。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只有改革开放才能国强民富。我会在党的十九大精神指引下,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继续前进。    (供稿:沁水县龙港镇王寨村  牛广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