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红会

  伫立在市区街头,观看着繁华的街市、车水马龙、高楼大厦、绿树掩映,进而触摸着岁月雕琢的棱角,观瞻着岁月磨砺的容颜,感慨着晋城的沧桑变故,思绪就像山洪一样奔泻而出。

  美丽富饶的晋城坐落在山西省东南部。她东枕太行,西走中条,北来太岳,南俯中原,是中华民族文明的发祥地之一,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

  记忆中的晋城有古老的城门,残缺的城墙,一条由石块铺砌而成的狭窄的街道两旁还是低矮的破平房,街上有徒步的行人,有以骑驴代步的,有来来往往的牲口拉的铁轱辘车缓缓而行,吱吱呀呀、咯咯噔噔的响着、赶车的人手里挥舞着皮鞭还不间断的吆喝着牲口,似乎也吆喝着饥饿、吆喝着贫穷。70年代末期,当一条东西走向的新市街醒目的展现在人们面前时,预示着一个充满希望的新时代就要来临了,街上的汽车渐渐多了,步履匆匆的行人也渐渐多了;1983年,山西省第一大县——晋城撤县建(县级)市时,市区面积也仅有大致5平方公里。原省运汽车站往东南,也就是今天的新市区还是一片荒野。晋城真正的发展机遇则是源于一股更加强劲的东风——市管县体制的改革。1985年4月30日,国务院批复同意:“晋城市升为地级市,并设立城区和郊区,将原晋东南地区的沁水、阳城、高平、陵川四县划归晋城市管辖。”诚然,一个新生命的降生总归是要有阵痛的,但同时也充满了希望与挑战。新晋城的建设在机器的轰鸣中拉开了序幕,人们崭新的姿态,激越的热情,挥洒着汗水,描画着一幅幸福、吉祥、美好的五彩蓝图。

  建市初始,市直机关都是以办事处的名义寄居长治办公的。在政府机关工作,同样感受到了那个时代的艰难。那时,机关文印室用的是老式机械打字机,大量的行政公文靠我们手推蜡纸板一张张的油印,大量的企业报表数据是我们趴在桌上人工汇总复写,经常还加班加点甚至通宵达旦;那时,跨县区的电话要通过邮电局话务员人工挂接,因为几个科室共用一部电话机,免不了常有因业务而抢打电话的尴尬事。信息的沟通不畅造成工作的上传下达相当困难,就曾有一名外商,本已着手来阳城县投资,就是因没有程控电话的通讯问题而终止了合同。最熬人的是从长治到晋城出差,百公里左右的路程,坐车得大半天,如果遇到堵车,就得差不多一整天,甚至还要在路上过夜。而到了晋城呢?最宽阔、最像样的新市街还是拥挤不堪,老黄华街、水陆院更是“无风满地土,见水遍街泥”;工厂的办公室都是低矮的平房,生产技术非常落后。冶金、化肥企业沸腾炉车间里的工人师傅们在使劲地往横喷着长长火苗的炉口里一锹锹的装煤炭,那流淌不止的汗水,黯然失色的眼神,落寞无奈的表情,无不在倾诉着劳动环境的苦涩和生活的艰难。

  如今,机关的办公条件已今非昔比。办公室的程控电话方便快捷、四通八达,手机人人持有,从根本上改变了过去“进不来,出不去”的通讯窘况,人人配备了办公电脑,各科室都有打印机、复印机,大量的企业报表数据是靠电脑汇总完成,我们可以腾出更多的时间用于上网学习或查询各种信息资料,用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开展理论研究工作,彻底告别了那艰难的岁月。

  转眼间,近40年的光阴匆匆流过,如今的晋城市区建成区面积已发展到50多平方公里,已经形成了以南北走向的泽州路、黄华街、建设路、太行路、凤城路、文博路、兰花路、景西路等与东西走向的凤台街、新市街、文昌街、红星街、书院街、白水街、中原街等为主的棋盘式结构的近百条柏油街巷;市区内高楼林立,车水马龙,熙熙攘攘,满目繁华;特别是那70米宽的主干道泽州路、凤台街及其两边的塔松挺立,梧桐成荫,白杨亭亭,草坪如毯之豪华当为山西省内城市之冠;还有镶嵌在市区中心那美丽的市雕“祥凤凌空”,各繁华地段的功能不同造型各异又各具特色的广场、公园和碧波荡漾的霞凤湖、百丽园、西秀园等等及市郊的一座座大型高速公路互通式立交桥和被列入吉尼斯世界记录的世界上最大跨径的石拱桥——丹河大桥等把晋城点缀得绚丽多姿;而当夜幕降临、万家灯火时分,那一条条流光溢彩的大道上那闪烁着车灯而涌动的车流,那一幢幢新颖别致的高大建筑物上那七彩的霓虹灯若帘从天而挂,又似飞流直下的彩瀑,就更是把晋城装饰得异彩纷呈了。

  如果说机关办公条件的改善和城市外貌的改观还不能代表晋城的巨大变化,那么,还有高等院校的建立,晋城大医院的建成使用,市区公交线路的完善、发达,移动、联通等无线通讯行业和网络信息“高速公路”的高速发展,博物馆、图书馆、体育场、游泳馆、文体宫等公众文体设施的建立,阳城国际发电公司、兰花科创股份公司、天泽煤化工股份公司等一批拥有先进技术的现代企业的崛起,以及一批营业收入超亿元的民营企业的异军突起,“绿化工程”、“蓝天工程”、“碧水工程”的完美实施,城市综合实力在全国排名超前,进入全国地级城市综合实力50强的城市,还有长晋、晋候、晋焦和环城高速公路网络以及待建的高速铁路、飞机场等,把晋城和全国各大城市紧紧相连,拉近了晋城与全国各地的距离,足以彰显晋城的现代气息了。

  在这方生机无限的热土上,在这个朝气蓬勃、充满活力的青春城市里,处处春潮涌动,每天都有前进的信息。来到晋城的国内外客人和社会名流对晋城的发展和盛景无不赞叹称奇。前一段时间,当年在学校毕业时劝我“不要去晋城”的朋友来晋城开全国现场会,我陪他逛街市、逛夜景前对他说:“不用我吹,你自己看好了!”朋友看后连连感慨:“晋城这几十年的变化太大啦,选择来晋城是你的福气呀!”

  这些年来,全国各大媒体相继联合来采访报道晋城的崛起与辉煌。而这些记者们采访后也感动地说“晋城太美了,美得看不够;晋城太好了,好得不想走啊!”

  如今,改革的号角已经吹响40多年,我们讲着《春天的故事》走进了新时代,富起来了,对于今天的年轻一代来说,古老的老晋城似乎已是一个遥远的话题。但纵观晋城这方热土上特别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波澜壮阔的改革开放年代,那雄厚无羁的历史是那样的昂扬挺拔,遒劲秀逸的诗篇是那样的酣畅淋漓,慷慨激昂的人流是那样的步履匆忙。在祖国的版图上,晋城是比较娇小的,但晋城在时代的变迁中崛起的历程,同样也是中华民族由弱到强的历史缩影。

  回首改革开放40年,面对晋城的旧貌新颜、沧桑巨变,我心潮澎湃,百感交集,感慨万千。忽然想起古人范仲淹“谁能问天意,独此见涛头”的诗句,一种紧迫感、责任感顿时又充溢全身。作为晋城发展的见证人,我将继续关注这颗镶嵌在太行之巅的璀璨明珠,更将以蓝天为纸,丹水为墨,抒发我的无边狂喜和万丈豪情!

 

  

  

  

  (作者单位:市经信<国资>委)